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30)

30) 生意人

店长听了笑翔的想法,笑了笑,说:“なるほど。ただ、もし客さんを取れたら、自分で送れ。それは当たり前のことだろう。” (原来如此,如果你叫到了这几个客人,那你自己去送客人。这是理所应当的事儿。)

店长也不着急上楼,就站在旁边观察笑翔怎么跟客人交涉。

首先,笑翔要争得4楼kyaba发纸的小哥的同意 —— 发纸行业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一家店的发纸人如果在跟客人交涉,谈话的时候,其他店的同业者原则上不可以介入。 反正客人已经定下来要走了,彼此之间没有什么利益冲突,4楼的小哥就点头同意了。

“どうも、もう一軒如何でしょうか?”(你好,在喝一家怎么样?) 笑翔跟爆炸头打招呼道。

“飲まねぇよ。今から帰る。” 爆炸头正在气头上,对笑翔没什么好气。

“うちは一応お客さまの送迎もやっていますけど。” (我们店也提供接送客人的服务。)

“ええ?本当?いくらっすか?”(什么?真的啊,多少钱?)

“新規のお客様に、1時間2500円でございます。”(对于新客人,1小时2500) 笑翔以为他问的是店里的料金系统。

“ちげぇよ。お店のシステムを聞いてんじゃねぇよ。送りだけでいくら?って聞いたのに。”(说啥呢?谁问你店里的价格了。我就问你光送客人的话多少钱?)

这下把笑翔难住了。店里确实提供送客人这项服务,但一般仅限于太客(有钱的客人),而且是常连的客人。几乎没有听说有单独对送客人进行过收费。他没法回答,只好转过身,向店长投过去求助的眼光。

店长发话了: “送りはサービスですので、お客様はOneSetだけを利用して頂ければ、ただで送らせて頂くことが可能です。” 第一次听到店长说敬语,有点别扭。OneSet也是属于专业术语,指的就是收费的最短时间单位。香兰的OneSet是1个小时,费用的话对于新规客人是2500,常连客人10点之前3000;10点以后4000。而一般的kyabakura的OneSet的时间比较短,以40分钟或者50分钟为单位。

“このオヤジ、だれ?” (这个老头是谁啊?)爆炸头问道。

“うちの店長です。”(我们店的店长) 笑翔道。

“じゃあ、店長、1万円を出せば、送ってくれる?3人は、1時間店に居ても、7500円しか出さないから、代行の方はお得だよ。”(这样吧,店长,我出1万块,你能送我吗?3个人在店里呆一个小时,也只能出7500。代行的话你比较赚啊。)

笑翔心中窃喜,这下赚大了,店长你还犹豫什么快答应啊。刚才听客人说他住在昭島那边,假如跟千叶开两台车送客人回家,再开一台车回来,往返不过30多分钟就轻松的一万块钱入手,这不是天上掉馅饼一样的好事儿吗?

“申し訳ございませんが、うちは飲み屋ですので、運転代行を行うことはできません。”(非常对不起,我们这是酒店,不能提供代驾服务。)

笑翔当场要晕倒了。日本人怎么这么缺心眼啊。开出租的有公司制度压着不懂的变通也就罢了,你个Pub的店长,独立经营,谁也管不到你,怎么也还是如此墨守成规,一根筋的坚持所谓的“行业之间井水不犯河水”的原则呢?

爆炸头跟店长僵持了一会儿,店长始终不肯让步。最终爆炸头只能妥协,然后又说服了身边的两个朋友。那个讨厌中国女人的中年客人,起初也挺不愿意,但形势所迫,后来又见是爆炸头请客,到后来也让步了。

这样就算谈妥了。爆炸头也不再跟出租车司机计较,爽快的支付了叫车的费用,之后被店长带着上了楼。笑翔算了算今天的拉的客人数已经达到10个人了,每人抽成20%,光提成就达到了5000。再加上基本时给,和一会儿送女孩儿的车马费,硕果颇丰。

过了一会儿,千叶回来了。车刚听稳,店长就用对讲机把他叫到楼上去了。下来后,手里拿着车钥匙,笑翔就知道了,这是让他去停车场把刚才那三个客人的车开过来呢。

千叶对形式还有点儿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没去停车场就急着让笑翔给解惑。笑翔就把这三个客人从别的店出来后找代驾公司,跟出租车公司没谈好的事儿,以及后来被笑翔劝到香兰喝酒的事儿说了一遍。末了,还发了一句牢骚,店长太2了,直接让咱们两个开车带着客人走多好,这样钱赚的岂不是更快吗?

千叶想了想,奸笑了一下,意味深长的说道:“店長は、店長なりの考えがある。” 却也不道破里面的玄机。

这次轮到笑翔困惑了。直到几天后,他看到爆炸头成为店里的常客,在店里跟店长有说有笑的时候才恍然大悟,参透这里的道理。

如果店长按照笑翔的意思,不把客人引入店里喝酒,而只做代驾并收取代驾的费用,店里虽然可以挣到一小笔钱,但客人并不会因为这件事儿而感激店长 —— 我交钱你替我办事儿,咱们两清。可能还会想,你这个店明明是酒店,却做代驾的生意,不是什么好路数。

而把客人引入店里,客人的消费就是“酒钱”,而送他们回去是追加“服务”,这样性质就不一样了。客人会因为这种周到的服务而感谢店长,彼此就有了交情。这种交情就是所谓的感情投资,为客人成为常连客打下基础。除此长期的经济效果之外,还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宣传效果。爆炸头说不定会跟朋友宣传,说立川的香兰服务很好,喝多了还可以给你送回家 —— 这样店里的口碑也就出来了。

笑翔经过这件事儿的后感触有一下几点:

1, 日本人看似死板,不懂得变通。但缺乏变通也可以看做是一种坚持,坚持往往是一种智慧。有时可以成为赢得对方信任的关键。

2, 日本的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是讲感情的。“鶴の恩返し”的故事在民间广为流传,大多数日本人都懂得知恩图报。

3, 成熟的生意人,需要把眼光放得长远些,而不应该拘泥于眼前的蝇头小利。不成熟的生意人往往急功近利,只想做做一锤子买卖。遗憾的是,在日本的中国人,后者占多数。

笑翔估计3个客人一时半会儿也下不来,店里满员又进不去客人,想起自己手机没电了,于是上楼找充电器给手机充电。Iphone在在日华人里的普及率相当高,店里女孩儿们几乎人手一台,也不知道谁做好事儿把一台充电器放在店里给大家共用。

上楼后,中村正在那里洗酒杯呢,问他充电器在哪里,他指了指休息室。休息室在厕所的对面,3平米不到的小屋子,是平时女孩儿吃饭还有换衣服的地方,里面挂满了各种款式的Dress(礼服)以及五颜六色的高跟鞋。笑翔有时候去店里比较早,也会在休息室里吃个饭什么的,当然前提是休息室里没有女孩儿的情况。

因为店里客人高朋满座,女孩儿们都处于工作状态,所以笑翔以为休息室没人,不加思索的就闯了进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躯洁白无瑕的酮体 —— 她背对着自己,红色的吊带文胸,下身是T-bag —— 整个丰臀一览无余。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