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34)

34)外人客

新规客人进店后,哪个女孩儿去陪客人,都是有规矩的。按当天出勤的时间顺序,第一个到店里的女孩儿,就会排到第一个新规来店的客人。Emily的出勤时间一般被限制在10点以后,是最后一个来店里的女孩儿,所以往往也是最后一个排到新规客人的。店里每天平均有9,10个女孩儿出勤,而平均的新规客人只有5,6个,所以排到新客,对她来说只是理论上的可能,而实际上的意义却不大,只有在新规客人不做店内指名,女孩儿频繁换台的才会轮到她一显身手。更多的时候,她都是打下手陪前辈女孩儿们的指名客,也就是做Help。

指名对于做陪酒行业的女孩儿们十分重要。指名的多少代表属于自己的客人的多少,与业绩也就是“売上”(营业额)直接关联,每个月末会根据业绩排名次,发奖金。换句话说,指名的多少关系着收入,以及在店里的地位。

对于Emily这样的新人,指名更为重要。为什么呢? 因为刚进店的时给,只有1400,拿到10本指名后,才能涨到1500,拿到30本以后才能涨到1600。有点像游戏里的打怪升级一样,指名就是升级的积分。

可是,做Help几乎是拿不到指名的。即使像上次那样偶尔从美佳的客人那里拿到指名,还会被认为是抢别人的客人,坏了行业里不成文的规矩。

所以Emily唯一的机会就是尽量把新规的客人留住,让新规客人看上自己后下指名。并努力让他们下次还来找自己,发展成常连客。

问题就出在,以现在的情况,按照出勤早晚排女孩儿做台,留给Emily的机会很少。这就是她苦恼的原因 —— 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外边揽客的笑翔和千叶身上,他们抓的新客人越多,她的机会也就越大。

笑翔有心想帮她,但总是力不从心。平日里,店里虽然闲,但新客人很难抓;到了周末,常连客都来了,外边新客人虽然好找,但店里人满为患,新客人不容易进店。

笑翔想到的唯一能帮Emily的办法就是拉英语系的外国人进店。前一段时间千叶抓了两个日语不给力的韩国游客,送到店里后,妈妈桑立马就把他们安排给了朝鲜族女孩儿ライチ(荔枝),因为只有她能跟韩国人交流。

店里的女孩儿普遍文化水平不高,来日本这么多年,连日语都说的满嘴煎饼果子味道,更别说讲英语了。如果拉外国人进店,妈妈桑自然会毫不犹豫的把老外们打发给Emily。

眼前的这两老外,正是好机会!

他们跟居酒屋的女孩儿交涉了半天没有结果。女孩儿只能无奈的退出。笑翔就贴了上去。

“Hello, What can I do for you ? ” (你好,我能帮你什么吗?)笑翔问到。

白人看了看笑翔,警惕的用半生不熟的日语说,“大丈夫です。”(没关系。)

笑翔自然不会轻易放弃,看了黑人一眼说道,“How about having a drink with girl? ” (跟女孩儿喝一杯怎么样啊?)

笑翔在girl这个单词上加重了语气,继续补充道,“With pretty girl , sexy girl. Just 3000 for one hour. Good price, isn't it? ” (漂亮女孩儿,性感女孩儿。3000日元1小时,很便宜的价格,不是吗?)

黑人笑了,说“Just drink? Oh, shit!” (只喝酒吗? 靠!)

“Not just drink, you can also sing songs. Karaoke, it is free. The girls have the oversea experience. They can speak english very well. ” (不光是喝酒,你还可以唱歌,卡拉OK是免费的。而且女孩儿们有海外经验,她们的英语都很不错的。) 笑翔用“girls”还有“they”这些复数形式的单词的时候比较心虚,毕竟店里只有一个英语不错的女孩儿。

这回白人说话了,“Sorry,guy. we don’t need it. Thank you. ” (对不起,小哥。我们不需要。谢谢了。)他可能看黑人有点微醉,不想耗下去,拉着黑人就想走。

笑翔急忙拦住说,“Wait,Wait ——  I can also introduce you the other special service. You know the 「spicial」's meaning. ” (等等,我还可以给你们介绍别的特殊服务,你懂特殊的意思。)  笑翔加重了“特殊”这个词的语气,他想既然两个老外不想去喝酒,能给他们拉去沙酱的按摩店也不错。

“What? What's the fxxking special service? You mean have sex with girl ? ” (什么? 你说什么TMD的特殊服务? 你的意思是跟女孩儿干吗?) 黑人说道,嘴里还是不干不净的。

“Yes. Really good price. 12 thousand for 45 mins.” (是的。价钱很合适。45分钟1万2.) 笑翔说。

两个人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白人谨慎的问到,“Is gaijin OK?” (外国人也可以吗?)

笑翔拍了拍胸脯说,“Of course. Follow me。” (当然了。跟我来吧。)

两个人又彼此看了看,白人最终决定道,“OK. We just go to have a drink first. Then we will make a decision.” (我们先去喝点小酒,之后再做决定。)

笑翔从他们眼睛里看到的是一种不信任。他们可能刚来日本不久,对风俗行业不是很清楚,怕里面水太深,不肯贸然参与。“先喝点小酒” 这只是一种试探。只有他们玩的开心且放心,才会做下一个决定是否去炮-店-打-泡。

笑翔把他们两个带到楼下,店长一看是两个讲英语的老外,就挥了挥手,示意笑翔直接把他们带到楼上去。

对讲机的耳麦里传来店长的声音,“外人2名です。Emilyを付けてください。” (两个老外,让Emily作陪吧。)

笑翔舒了口气。能不能搞定这两个客人,就靠Emily自己了。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