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41)

41) 不满

晚上收工后,笑翔照例送女孩儿们回家。Emily没来上班,笑翔本来以为今天只送智惠和美佳的,没想到发车前澄子也钻到了笑翔的车里。笑翔觉得好奇怪,因为平时负责送澄子的都是千叶,所以澄子家那边的路,笑翔根本就不熟悉。千叶跟笑翔之间的分工是由店长定下来的,美佳,智惠,Emily,她们三个人位于立川的西南面,跟笑翔的家在一个方向,友笑翔负责。而澄子,荔枝(ライチ),熏(かおる),若子(わかこ),几个人则位于立川西北的青梅方向,由千叶负责送。

澄子上车后,解释说是店长见笑翔车上的人少(2个人),而千叶的车已经4个人了,让澄子过来平均一下人数。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笑翔不会轻易相信澄子的话。做水商这行做的时间长了,说的话多少都有水分在里面。在店里骗客人,说自己未婚,感情经历少,无外乎装B,装纯,装惨。在家里骗老公孩子,说自己只是在卡拉OK做招待,或者居酒屋端盘子,装忠贞,装辛苦。

笑翔第一次见到澄子,是在平成大楼门口,风情万种的澄子挽着她的太客(有钱的客人),被千叶的车接走,不知道去哪里风流快活去了。第二天,笑翔碰巧又在电梯门口碰到了澄子。笑翔出勤时间到店里报道后坐电梯下到一楼,电梯门一开,澄子站在门口等上楼。她右手正在哪里拽左手的无名指,由于动作比较大,笑翔就瞥了一样,看到她无名指上戴着一颗明晃晃的大钻戒。她见到笑翔从电梯里出来,表情有点不自然。笑翔热情的道了声谢,“早上好。”当时也没有想太多。结婚后还做水商的女人多得是,没什么奇怪的。

可以后来再琢磨起来这一幕,就别有一番滋味了。戒指戴在手指上,到上班的时候却要摘下来。这就意味着,她在店里一定是骗客人说自己还是未婚。

笑翔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澄子的左手,果然无名指上光秃秃的什么首饰都没有。戒指被她搞得像工作服一样,下班戴,上班摘,真是够辛苦了。

车刚出繁华街,澄子清了清嗓子,问笑翔,“笑翔,最近抓了不少新客人吧。大家都觉得你挺厉害的。”

美佳,智惠纷纷点头,嗯嗯的附和着。

“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吧。再加上最近自己运气好。” 笑翔小心翼翼的回话,平时她跟澄子接触很少,但给自己的印象是澄子是个心机很深的女人。她连续几个月都是香兰营业额的第二名,本指名也数仅次于“若子”2,3个人而已 —— 能做出这样的成绩,都是能说会道,且懂男人心理的狠角色。

“你来之前,发纸的只有千叶那个笨蛋,他每天也就能叫上来一两个客人。你现在每天平均能叫7,8个吧?店长对你很期待呢,跟几个老客人说你是香兰的エース(王牌)”。 澄子扬起了弯弯的眉毛,笑嘻嘻的说着。不得不承认,她笑起来的样子很迷人,夸起人来更迷人。

笑翔没中招,礼貌的说了说,“澄子桑,你过奖了。”

他内心却有点反感。他讨厌背后对别人说三道四。千叶做事儿有他做事儿的方法,即使实绩比不上自己,但毕竟是前辈,在很多事情上让笑翔学到了不少东西,澄子犯不上用贬低千叶的抬高他承笑翔。“你现在在我车里,说千叶的坏话,到千叶的车里呢? 说不定也会说我承笑翔的坏话吧。”

“美佳,智惠,你们发没发现,最近来的新客人都不怎么给饮料了?”

笑翔心里一震,心想,该来的还是来了。这话虽然是问两个女孩儿,但明显是在旁敲侧击,话里有话。

“是啊是啊。客人们越来越抠了,不给水,不给指名,也不延长,到时间扔下2500就走。唉,越来越难做了。” 智惠立刻附和道。

“是呀是呀,客人越来越年轻了,兜里没多少钱,而且素质也差。” 美佳说道。

笑翔不吭声,装作没听见,准确的是装没听懂。但他心里跟明镜一样。

笑翔的推销策略是,用价格优势取胜。立川的红灯区里,Kyabakura太多了,竞争十分激烈,有的店也把每个Set的价格压在2500日元,但时间却只有半个小时或者40分钟。这些店的优势是女孩儿比较年轻漂亮,所以店的策略就是用便宜的价格把客人拉到店里,然后让那些意犹未尽的客人延长时间,从延长费里挣钱。

香兰的价格也是2500,优势在于Set的时间比较长,1个小时。如果按照每分钟算下来是很便宜的。但1个Set一个小时算比较长的,很多客人到1个小时感觉玩的差不多了,就不会延长,所以香兰店里女孩儿的策略就是在一个小时内,让客人多点几杯水,尽量让客人下指名,这样下来,虽然表面上看是2500一小时,但女孩儿们总会想办法软磨硬泡的客人的消费提到5000左右,这个价格实际上跟日本的Kyabakura比也便宜不了多少。

饮料跟指名料的是店里女孩儿们的提成的来源,跟笑翔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笑翔的提成几乎是按人头算的,即只拿第一个Set料金的20%,也就是一个客人500日元。

所以,笑翔在跟客人们进行料金说明的时候,往往忽略饮料跟指名费这部分,特意强调2500日元一小时这一个价格优势。如下就是典型的会话的例子,

“女の子にドリンクを出して頂ければ、もちろん一杯1000円のドリンク代かかります。でも、それは決して強制ではありません。ドリンクを出すかどうか、お客さん次第ですよ。出すお客さんもちろんいるし、女の子を気に入らなければ、全然出さないお客さんもいますから。” (如果给女孩儿饮料的话,一杯需要1000日元。但是并非强制的,给不给饮料取决于客人您啊。有给女孩儿饮料的,如果看不女孩儿的话,也有不给的。)

“とりあえず、指名無しでよいと思いますよ。初めてですし、色々な女の子と話をして、気に入った女の子が出たら、また指名して頂ければどうでしょうか?” (首先,不指名也是没有问题的。第一次的话,跟很多女孩儿说说话,等碰到喜欢的女孩儿,再指名您觉得怎么样啊?)

“指名無し、ドリンク無しであれば、1時間2500円で間違いありません。保証出来ます。”(如果不指名,不给饮料的话,1小时2500日元绝对没有问题,我可以保证。)

“前払いもできますよ。入店する際に、机に2500円を置いて、その場で勘定を済みますので、お帰りになった際には、一切追加料金を払うことがありません。”(先付钱也是可以的,入店的时候,在桌子上放2500日元,当场账就结完了。等您回去的时候,不需要支付任何的追加费用。)

很多客人,尤其是囊中羞涩的年轻客人,就是被笑翔这番说辞所“打动”,才决定去香兰玩一玩的。

这种营销策略,收益最多的是笑翔,其次是店里,而女孩儿们的收益最少。

笑翔的收益多,是因为笑翔的提成基本是按照人头算,跟客人消费金额没关系。

其次有利的的是店里。特别是女孩儿稼动率不高,大多数闲着的时候,新规客人的入店可以有效的填补空稼动带来的赤字。仅仅是填补一部分赤字而已,因为抠门的客人每个人1个小时支付的2500日元,出去女孩儿的工资(时给1600-2000)之间,除去酒钱,除去笑翔的工资,店里的运营成本等等,店里还是亏本的。如果客人能再来,成为常连客还好些,但抠门的客人,下次来也还是抠门,对店里的意义不大。而且年轻的客人,进来以后都会嫌女孩儿太老,质量太差,有上当后篇的感觉,很少能再次光临 —— 但这不是笑翔考虑的,笑翔负责把客人叫到店里,能不能留住客人就是女孩儿的事儿了。

“美佳嫌我带上来的客人年轻,抓不住他们,客人们还嫌你老呢。” 笑翔愤愤的想到。

女孩儿们最讨厌新规的,无饮料,无指名的客人。第一次新规的客人,是笑翔的客人,算不到女孩儿的売上(营业额)。而饮料的提成没有,指名料的提成也没有,对他们来说坐台一个小时就只有时给的基本收入。而笑翔不叫客人上来,她们在店里闲着,扯皮喝茶甚至打扑克,照样还是拿时给。

带上一两个客人是穷客人的时候,女孩儿们会骂客人,嫌自己运气不好,但笑翔带上这样客人的人数越多,比率越大,她们的不满就开始指向笑翔了。

澄子今天特意坐笑翔的车,主要意图就是要敲打敲打笑翔,“你别太自私,叫客人的时候注意方法。要不然老娘们就要喝西北风了。”

笑翔就装傻,任凭3个人怎么旁敲侧击,自己就是不回话。摩羯座男人都有倔强的一面,不愿意妥协,其实他这时候,只要说一句,“澄子桑,我觉得的这件事儿,可能是我揽客的方式有问题,我以后保证尽量在外边多跟客人说说点饮料的事儿。” 也就蒙混过关了。但笑翔不够老道,不够圆滑,他咽了口吐沫,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澄子下车的时候白了一眼,恰好被笑翔看到。笑翔闷闷的想,“香兰这些姑奶奶们对自己的印象,一定好不了了。这样下去,说不定哪天自己就被穿小鞋了。”

没想到,第二天“小鞋”就来了。报复来的太快,出乎笑翔意料。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