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42)

42) 常连客与新规客

那天的运气不是很好。店里不忙,正是抓新规客人到店里的大好机会,却阴差阳错的错过了。最近到了年末,平日的话,笑翔的目标主要集中在参加完忘年会的工薪族身上。3人以上的团体客人满大街都是,但团体客也最难抓。所谓众口难调,小团体里只要有一个人说不喜欢中国人的店,其他的人就会为了照顾这个人的喜好,选择放弃。

10点多的时候,笑翔遇到了4名西装革履的工薪族,他费了很多唇舌,成功的说服了其中的3个人。但其中的一个人高个子客人一直坚持着不去,他说自己半年前在新宿歌舞伎町玩的时候,遇到过中国店的“ぼったくり”,从此下决心再也不去中国人的店了。

“ぼったくり”翻译成中文就是宰客的意思。歌舞伎町那边到处是夜店,竞争激励,很多店开店后赔的太多,就选择了走偏门,玩“ぼったくり”宰客。具体的做法是,由店外的发纸的人通过低价格把客人先骗到店里,一旦客人进店后,会对所有的服务实行高收费,比如指名料2万,开瓶饮料5万,10分钟一换女孩儿,换一次女孩儿加收一次台费。等你感觉气氛不好,打算结账退出的时候,已经晚了,账单一拿出来就是至少10万。如果你稍有疑问,店里的人马上会从店外叫来几个马仔围上你,变相恐吓,不付钱就别想出门。

在新宿这些日中外皆知大的红灯区里,“ぼったくり”的发生十分影响日本的国际形象,再加上“ぼったくり”往往跟日本的黑社会或者外国人的犯罪团伙有密切关系,所以近年来日本警方大力整治,大的红灯区里的宰客现象已经不多见了。相反,敢玩宰客基本都集中在日本的乡下,比如店长就说过,在他的老家宫城县一不小心就会遇上黑店。笑翔第一次从客人口里听到,新宿的中国店也宰客,而且叙述的有鼻子有眼,想来是真实经历,不由得有些感叹不已。有些在海外的中国人,从来不想着栽树,只想着砍树,目光短浅,利益至上,把整个海外华人的形象都破坏了。

笑翔在街头站到11点,依旧一无所获。这时候,4人团体的其中两个人又回来了。原来他们4个人去了一家KyabaKura喝了花酒。讨厌中国店的高个子的同事和另外一个人因为家远赶电车先走了,剩下两个人又回来找笑翔玩3次会。

笑翔一阵窃喜,心想这下总算开张了。立刻用对讲机通知店里,“新規2名様です”(新客人两名)。然后带着2个客人往店里走,路上尽量跟客人之间保持聊天的状态。保持沟通状态,是发纸人重要经验。主要有两个意义:

第一,多跟客户交流感情,顺便加夹点私货。私货就是指Emily和Lily,他最近总是跟客人们推荐这两个年轻的女孩儿。另外,在聊天的时候,还可以套出很多客人的背景,比如这两个客人,他们的公司本社虽然在立川市,但工作地点却在客户那里都内,1,2个月也不回一次本社,这次因为是忘年会,才破例回来一次。

第二,警示作用。告诉别的发纸人,这两个客人已经定下来去我的店了,你们不要上来瞎参合。如果你不跟客人密切的聊天,有的发纸人会假装“无意的”“不小心”套上来抢客人,到时候说不定会把煮熟的鸭子弄飞。

客人们来到电梯门口的,梳着个大背头稍微年长的客人,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说,“なんか昔、ここに来たような気がするね。”(这里怎么感觉以前来过啊。)

“ええ?そんなですか?何階ですか?” (唉?是吗?几楼啊?) 笑翔马上下意识的把话跟上。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须说,而且要以一种近乎下贱的谦卑的态度附和着说。

“さあ、あんまり立川に来ないから、よく覚えてない。気のせいかも。” (恩, 我也不怎么来立川的,记不住了。也许是错觉吧。)

“そうですか。うちは7階です。パブ —— シャンラン。” (是这样啊。我们店在7楼,Pub —— 香兰。)笑翔指着电梯里紫色的看板介绍到。

背头客人盯着看板,突然愣了一下,“啊”了一声。想跟笑翔说什么,却咽了口吐沫,把想说的话硬是给吞下去了。

笑翔留意到客人的反应,多了一层疑虑,莫非他以前 ・・・・・・

客人一进店,店长,妈妈桑还有中村嘴里都礼貌的喊着“你丫瞎你骂谁!”(いっらしゃいませ)。笑翔松了口气,看来店长他们都不认识这两个客人,他们应该是第一次来的。

笑翔尿急去了趟厕所。出了厕所后往屋里一瞅,发现情况有点儿不对劲。刚才澄子还在别的桌陪客人,现在已经贴在大背头客人身上有说有笑了。尼玛什么情况,再怎么贱也不至于这么快就熟到勾肩搭背的程度吧?

笑翔赶忙跑到柜台前看账单,担当那一栏里果然有了变化,“承”字已经被划掉,旁边添上“澄子”这两个字。

店长连忙解释道,“澄子のお客だったらしい。昔、2,3回ぐらい来店したことあるそうだ。俺はもう全然覚えてないけど。一応、澄子の常連さんという扱いで。。。”(好像是澄子的客人,据说以前来过店里2,3回。我是完全没有印象了。暂且按照澄子的常连客来处理了。)

“昔?それでも常連さんというんですか?”(过去?这也能叫常连客吗?) 笑翔一激动,声音高了八度。店里一下子静了下来,大家往外间的方向看过来。笑翔瞥了一眼里屋,看到澄子正翘着二郎腿得意的朝自己笑。

“落ち着いて。”(冷静些) 店长咳了一声,拍拍笑翔肩膀说道, “気持ちがわかるが、店のルール上としては、この二人はショウの人数に入れない。今回、ちょっと残念ですね。”(我很明白你的心情,但从店里的规定来看,这两个人不能算承的客人。这次,有点遗憾。)

店长难得说的如此客气,笑翔也就不好在纠缠下去了。让别人看了也不好,说他承笑翔为了区区千八百块日元,默默唧唧纠缠不休,太没有度量。

笑翔倒真不是为了2个客人的提成,就是感觉属于自己的胜利果实被人掠夺以后有点儿憋屈。另外,他感觉店里的制度有些不合理。笑翔进店的时候,店长确实跟笑翔说明过提成的规则,那就是新规的客人才能拿20%,老客人是不给提成的。理由是新规客人是发纸人努力开拓的新的市场,而老客人则是店里女孩儿靠个人魅力吸引到的,所以常连客的业绩也归店里的女孩儿。

理由很合理,笑翔起初也很认同。

但随着工作时间的增长,笑翔也逐渐发现了这个制度不合理的地方,主要有两个漏洞。

第一,并不是每个常连客,都是奔着某个姑娘来的。有些客人是找上门来,却不属于任何女孩儿的指名客,这样的客人叫做“フリー客”(Free客)。而还有一些客人,虽然光顾过香兰,但每次来立川的红灯区玩却不是专门奔着香兰来的,如果笑翔不去叫这些客人,他们或许会去别的店花差花差。所以对于这些客人,虽然也是常连客,但让他们来店里消费起决定作用的人,是笑翔。而这些客人给笑翔带来的收入,则是零。

第二,常连客的定义。有的客人,来过店里一次两次之后,1,2年都不会再来。这样的客人,可能早已不记得当时指名过的女孩儿的名字,甚至是店的地点和名字。当他1,2年后再次光顾的时候,被当做常连客接待是否合理呢?

笑翔觉得通过这次的事情,需要跟店长谈谈心了。

至于澄子,他只能从道义上鄙视她一下罢了。笑翔虽说不理亏,但放到店里的规则上来说,则对笑翔不利。所以只能是哑巴吃黄连 —— 有苦说不出。如果一个制度有漏洞,责任在制定制度的人身上呢?还是在钻制度漏洞的人身上呢?

笑翔想起来昨天晚上在车上澄子对他的警告。如果那时候自己圆滑一点儿,懂得妥协一下,估计今天澄子也不会把事情做得这么绝。

这个时候的笑翔,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需要反省什么。事实上,他有点儿太功利了,很努力,但多少有些心浮气躁。

如此的急功近利,迟早要吃大亏的。只可惜,不吃点儿大亏,他永远都不会醒悟。

一场危机正向他悄悄地袭来,差点导致他丢了这份工作。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