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43)

43 ) 导火索

平成大楼楼下发纸人之间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历来比较复杂,时而和,时而战。有时候看着彼此和和气气的,一旦涉及到利益,发生口角是家常便饭的事儿。就跟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一样,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香兰跟楼下的按摩店,是同属中国系的店,据说还是隶属于一个会社,背后是一个神秘的老板。按理说,一个是陪酒店,一个是纯风俗店,利益不相关,又属于关联店铺,发纸的之间的关系应该不会太差。但你别忘了,中国人之间历来喜欢内斗,一个人是条龙,三个人反而就成一条虫了。

笑翔最近跟按摩店的几个发纸的人的关系处的越来越差,矛盾也越来越多。矛盾的根源要从上次跟大桥发生的那次口角说起。

笑翔刚来香兰的时候,抓到的第一个客人被大桥抢走了一半的提成。笑翔有一天晚上帮了一个问路的来自关西到东京出差的大叔。后来关西大叔第二天又来到立川找笑翔,打算到笑翔的店里表示“感谢”,却差点被大桥“截胡”,后来经店长调停,虽然认同了笑翔的业绩,但一半提成却分给了大强。

经过这件事儿,笑翔才知道两个店之间的关联关系,以及一些发纸的内幕。

由于是同一系列同一“会社”经营的店铺,按摩店的发纸人沙酱还有大桥等几个人,被赋予了给香兰揽客的权利。也就是他们给炮店揽客是主业,也打兔子搂草顺便给香兰揽客干副业。遇到只是想去喝酒的客人,他们会推荐香兰,如果把客人带到香兰去,他们会从香兰拿到单价30%的佣金。30%的提成比笑翔的20%要高,因为笑翔是从香兰拿时给的,而大桥的时给是按摩店给发的,跟香兰没关,所以给香兰揽客的时候的提成也会提高10%。

笑翔到立川之前,香兰的发纸只有千叶一个人,但他很少往按摩店介绍客人,偶尔瞎猫碰上了死耗子也就直接交给楼下的沙酱或者大桥他们,从不收取任何回报。作为感谢,沙酱他们也就顶多买一瓶饮料就完事儿。

千叶是个安于现状的人,与世无争,像雷锋一样乐于助人。他一直这样做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合理,也没想着要改变什么。但笑翔则不一样,来打工不是为了兴趣,赚钱才是唯一的目的。他就像一条饥饿的狼一样,不轻易放弃每一个能增加自己收入的机会。

从那次矛盾之后,笑翔提出了异议。按摩店的人可以给香兰发纸拿提成,那香兰的发纸人是不是也可以给按摩店揽客?店长表示认同,于是从那次矛盾以后,笑翔也得到了给按摩店发纸揽客的权利 —— 也就是得到了一个副业增加收入的机会。

本来这件事儿,对按摩店的发纸人是件好事儿。原因有三。

第一,笑翔活动的D区域跟他们不重叠,基本不会存在抢客的可能。

第二,笑翔抓按摩店的客人,有助于提高他们的指标。笑翔抓到的客人,不直接送到按摩店里,而是跟他们在楼下交接一下,由他们自己带客人到楼上去。这样人头(业绩)就算到他们身上,有助于他们尽快完成指标(按摩店的发纸的时给不是固定的,根据完成的指标不同,时给从1000到1600浮动。而完成指标后,每个客人还会有1000日元的提成。)

第三,有助于他们开拓新客人。笑翔因为不熟悉情况,怕遇到便衣警察,所以基本上只跟外国人 —— 黑人白人中国人介绍按摩店。而沙酱和大桥他们平时则很少涉及外国人。

因为彼此有利,笑翔跟沙酱还有大桥曾经有过一段蜜月期。但好景不长,后来发生了两件事儿,导致笑翔和按摩店里关系出现了裂痕。

第一件事儿,笔者以前写过的,笑翔曾经了招一个黑人老外,把按摩店的一个大姐兰姐的下面给搞坏了,休整了好几天没开工。这件事儿,沙酱虽然没说什么,但由于被按摩店店长给批评教育了,心里毕竟是个事儿。而且,事后大强就跟笑翔理论过,说以后叫黑人的时候,提前跟客人解释好了,不做“大-活”,只用手或者嘴弄出来。笑翔则觉得不太好意思在给按摩店添麻烦,以后遇上外国客人也不像以前那么主动了,转而把主要目标放在了中国人,日本人等黄色人种身上。

笑翔虽然把营销范围扩大到了日本人,但仍然很谨慎,因为给纯风俗店发纸风险比较大,一旦碰上了便衣,虽然不至于被遣返,却免不了拘留罚款,甚至丢了白天的工作。所以他选目标的时候,只是瞅准团体的3人以上的招呼(日本的便衣一般单独或者两人一组行动),把风险降到最低。

笑翔看准了团体客人后,先问对方是不是想喝酒,如果对方对喝酒没有兴趣,他转而会问“阿-骚-逼,到?”(遊び、どう?)。就这样,笑翔还真抓到了几次专门找炮店的团体客人。于是发生了第二件事儿。

第二件事儿其实是一个误会。

笑翔在居酒屋门口碰到了3个客人,刚喝完酒的样子,站在那里彼此也不说话,就在那里玩手机。笑翔瞥了一眼,见他们用手机上的是那种粉红背景且有姑娘照片的网站,心里就有数了。上去打招呼一问,果然三个人是奔着SoapLand(泡泡浴)去的。泡泡浴是日本几乎唯一可以合法本番(打炮)的店,价格自然也贵,40分钟均价在1万5以上。

于是,笑翔果断介绍按摩店,并强调其价格优势。经过一番口舌,三个客人里搞定了两个人。只有一个客人指着Soapland的主页说,“看,这家店3人以上是有团体割引(打折优惠)的,你们店怎么没有,没有我就不去了。”

笑翔磨不过,又不愿放弃客人,就自作主张说有团体打折,便宜1千。3个客人欣然接受,跟着笑翔到了沙酱那里。笑翔用中文跟沙酱说,“三个客人硬要团体割引,打折一下,便宜一千吧。”

沙酱脸色马上就变了,有点不情愿,但还是把客人带上去了。大桥在边上也听到了,等沙酱带着客人走后,虎这个脸,教训笑翔道,“你怎么回事儿,谁给你权利让你降价的,现在是黄金时间段,原则上不许跟客人讲价的你知不知道?”

“不降价客人就不来,我们又没有对讲机随时能联系。我也没有办法啊。” 笑翔解释道。

“一个人降价一千,指标也减半,你知道吧?”

“我没说每个人降价1000吧,我说三个人给个团体价,降1000。” 笑翔突然认识到他自己可能犯了个错误。大桥误会了,沙酱必定也误会了。

“你脑儿有包吧。3个人一共降1千,每个人出多少啊?能除的开吗?纯粹是个Biang彪额。” 大桥越说越来气,声音也高了起来。

笑翔想了想,他说的在理,这件事儿是笑翔忽略了。日本人朋友之间出去消费都是AA制的,3个人一共降1千,放在日本确实不合常理。所以大桥理解成每个人降一千也就很正常了。

这件事儿,本来跟大桥毫无关系,真不知道他为什么生的是哪门子的气。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笑翔稍微一琢磨,想到了一些缘由。

第一,3个客人没介绍给他,而是介绍给了沙酱,有点不满。

第二,影响他叫客人。3个客人一旦进了店,现在店里就很可能满员了,他抓到的客人就必须等。不愿等的客人,甚至有离开的可能。

第三,嫉妒。3个以上的团体客人,几天也不一定抓到一次。抓到一次,意味着指标就完成一半。如果笑翔不去叫,三个客人有可能被他叫到。

笑翔不服气打算接着争论下去,沙酱带完客人下来了。

笑翔问到,“做了吗?”

沙酱不是很自然的笑了一下,说,“都做了。按照你说的团体价,给每个人便宜了1千。一个点了日本妹,其他两个中国妹。对了,一会儿请你喝饮料。”

“喝饮料”是暗语,就是“给你钱”的意思。

笑翔“哦”了一声,“每个人便宜了1千? 不好意思,我本来是想给3个人一共便宜1千。刚才没说清楚,不好意思。要不这次算了。” 笑翔不避讳大桥,因为之前笑翔介绍客人抽水的事儿实现跟按摩店发纸的几个人都通过气。笑翔在沙酱不在的时候,也给大桥介绍过客人,从大桥那里拿过提成。

“这次还是跟以前一样。下次别跟客人谈价钱,把客人带过来交给我们就行了。剩下的是我们的事儿。” 沙酱严肃的说道。

“明白。。。” 笑翔还没说完,大桥从边上插嘴道,“就事论事儿,按指标给钱,降价后,一个日本人算一个指标,两个中国人算0.5个指标,一共两个指标,给他2千块。”

大桥逼叨叨的,让笑翔很烦。

“我跟沙酱算钱,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笑翔忍无可忍,顶了一句。

“怎么没关系? 下次你给我介绍的客人,如果还擅自打折,也是按这个原则给你钱。”

“你放心,没有下次。” 笑翔又顶了一句。

“Cao,你TMD的现在牛了。” 大桥指着笑翔鼻子,高声喊道。周围发纸的日本人都朝这边看来,虽然听不懂,但感觉是在吵架,就凑过来看热闹。

沙酱见势头不妙,拦在中间,说,“走走,请你喝饮料,请你喝饮料。”

笑翔冷静下来,想,这次忍了。但看到周围发纸人那些嘲笑讥讽的眼神,他心有不甘。再一再二不再三,想在立川这片儿混下去,一味的退让就只能让周围瞧不起,别人下次也会把你当软柿子捏。日本人里历来有“いじめ”(欺负)文化,觉得你好欺负,就会来个痛打落水狗。下次真的不能忍了。

矛盾,就此种下来了。

笑翔的不敬,在大桥的心里也留下来阴影。他心里在想,如果有下次,一定好好收拾他。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