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44)

44) 冲突

这一天,很冷很冷。但红灯区的的气氛却很热烈。

圣诞节过完,意味着2012年就要结束,马上要到2013年新年了。日本的新年是最大的假期,放假的时候大家都会回老家与家人团聚。很多男人们都会趁着年末放假前,用刚发的冬季奖金,争取来一次最后的疯狂。

香兰的营业额连续几天突破百万,常连客们会带来一些公司的同事或者下属,团体客人超级多。每天从开店开始忙的不可开交,繁荣昌盛,歌舞升平。

以往平日里客人少的时候,店里其实很安静的。很多常连客来店里是为了跟自己心爱的女孩儿聊聊天,喝喝小酒,很少有人会大呼小叫的唱卡拉OK。而到了年末,客人一多,香兰就变成了公司聚会,朋友聚会的联欢场所,大家都在唱歌,跳舞,玩闹,店里十分的嘈杂。

千叶这几天几乎很少站在下面。一来,站在下面没有多少意义,常连客已经把店塞的满满当当了,没有叫新客人的机会。二来,店里太忙了,调酒,收拾桌子,买东西,这些事情店长和中村连个人有时候忙不过来,需要有一个帮手。另外,接送也比较忙。大多数客人们都玩到没有电车的后半夜,千叶也经常会送比较近的客人回家。

笑翔在外边大多数时间处于“待业”的状态。他本来有机会上楼上帮忙,但他委婉的谢绝了店长。一来,楼上是在太乱了,震耳欲聋的,对身心不好。二来,现在香兰几乎叫不进去客人,收入大减,如果不在楼下做点按摩店的副业,实在对不起付出的时间。

笑翔被店长要求站在平成大楼的楼下,而不是去D区域。楼下是必须要站一个人的,主要考虑怕错过店里的常连客,有些常连客你叫他,他才会上楼,你不叫他,他就会去别的日本店喝酒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楼下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好尽快通知楼上。

平成大楼的楼下,发纸的人太多,你挣我吵,龙蛇混杂。其中有一片跟大桥的活动区域有点重叠。所以笑翔招按摩客人的时候,就有所顾忌,虽说立川发纸没有地盘限制,但在重叠区域叫按摩店的客人,明显有抢人家饭碗的嫌疑。所以,笑翔为了不惊动大桥,采用的策略是边走边跟客人闲聊,尽可能的把他们拉到僻静的地方才进入主题。

大桥起初并没有怎么注意到笑翔,还是大声的用他那特有的胶州海蛎子味的口音跟周围人胡侃。

“咱们老板,靠,立川的扛把子,扛把子,喃们知道吗?就4牛B,血牛。”

“你说咱们最近怎么这么倒霉呢? 前两年发纸的时候,哪个月不弄个百八十万?”

“李小牧? 话唠一个。老板经常带我去新宿,在他那个什么湖南饭店跟他谈判。那小儿又瘦又矮的,跟个JB猴子似的。”

欺负日本人听不懂中文,所以吹牛B的声音很大。各一条街传到笑翔的耳朵里,忍不住会笑 —— 宁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银这张嘴。

反正笑翔就趁着他胡侃的时候,多“干活”。 笑翔把注意力集中在从楼上下来的客人身上,因为很多客人喝完酒以后,会有找女人打炮的欲望。叫这些客人的成功率应该会比较大。可是,这个战术其实大桥一直在用的,他聊天吹牛B时候,眼睛总是会瞥向电梯门口,有机会就贴上去问。所以没过多长时间,笑翔的动作还是引起了大桥的注意。

当他发现笑翔问了好几个从电梯里出来的客人的时候,就开始警觉了。当然他不确定笑翔是为香兰叫客还是为按摩店叫客。为了证明这一点,他借口上厕所,去了一趟香兰,当看到店里已经人满为患的时候,他几乎敢确定笑翔在叫按摩店的客人了。

大桥从电梯里出来,正巧看到笑翔跟一个客人在嘀嘀咕咕的交涉呢,于是脸一沉,贴到笑翔身后不到一米左右的距离。笑翔不傻,自然意识到来着不善,于是拉着客人胳膊,往反方向走,声音压得更低,而且不涉及业务关键字,“どうですか?”(怎么样?) “お得ですよ。”(很赚的) 就是一些简单的。

大桥急了,忍不住问笑翔,“你干嘛呢?叫酒店的客人,还是叫炮店的客人?”

笑翔很不爽,毕竟这边跟客人说着话呢,大桥很没有礼貌的插嘴问话犯了发纸的大忌,所以他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あなたには関係ありません。” (跟你没关系。)

“ここで客を呼んでんねぇ~!” 大桥用日语回了句,声音很高的。

笑翔当着客人的面不好意思说什么,回了句“お話は、のちほど”(一会儿跟你说),就继续跟客人往前走。大桥就在后面跟着,改用中文唧唧歪歪的。

大约跟了半条街,客人估计看出来气氛有点儿不对,说,“今日はちょっとやばいね。また今度。ごめんね。” (今天有点儿不太好啊,下次吧,不好意思啊。)

“ 靠,本来在楼下价钱都讲完了,结果这单生意被大桥搅和了。” 笑翔想,脸上已经有点儿怒气了。

“我在跟客人说话的时候,麻烦别插嘴。另外,插嘴也别用中文,这样不好。” 笑翔说道。转身往平成大楼方向走。

“你挺牛啊,平时在电器店那条街叫我们店的客人我就不说什么了。今天,跑到楼下来了? 跟我抢客是吧?” 大桥说道。

“第一,我在哪里叫哪个店的客人,跟你没有什么关系。 第二,你听到我跟客人说你们按摩店怎么了吗? 我就是跟客人聊聊天。”

“拜装了。你们店都满了,你以为我不知道? 跟客人聊天?糊弄鬼啊。聊天你跟那么老远干什么?像小偷一样。”

“懒得跟你讲。有意见找我们店长去。”

“MGBD,你个新来的怎么这么狂?” 大桥在这一片猖狂惯了,没见有人敢反抗他,面子上下不来。

“我再说一次,你别墨迹。你要这么说,我还就在这发你们店的纸了。你爱找谁找谁,如果我们店长说不让我在这发,我服从,马上走。”

“我CAO,你个biang臭彪额。” 大桥骂了一句。声音很高,楼下的发纸的又都看过来了。

沙酱一看苗头不好,已经打了香兰店长的电话。可是店长那边太忙了,没接。于是转而劝架,“都是中国人,别吵了,让日本人看笑话。”

笑翔回了句,“中国人,中国人有叫噢噢哈希的吗?就是个日本人假洋鬼子罢了。” (噢噢哈希是大桥的日语读音。) 笑翔知道他是日籍,归化后改名叫的“大桥”。

“你个假结婚吃软饭的男日配,要脸不?” 大桥也开始刺激挑衅笑翔,并真的戳到了笑翔的痛处。

笑翔脸憋得通红,怨恨的看了沙酱一眼,一定是他告诉大桥自己的身份的。

“CAO!” 笑翔终于爆了粗口,“日本人怎么了,信不信我给你告诉警察? 我就不信你个B发炮店的纸,警察不抓你。”

大桥就等着笑翔火呢。大叫一声,扑了过来,一记勾拳打在笑翔太阳穴上。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