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51)

51 ) Emily

笑翔到了Emily家门口后,打电话叫她下来。他最初的计划是想开车带她去周围吃点儿饭,电话里问她想吃什么,她都给否了。最后Emily说要不你上来吃吧,家里有菜有肉,还有火锅料,大冷天在家里吃火锅吧。

笑翔就找了停车场停好车,回到Emily下楼下,看见Emily爬在床上微笑着冲笑翔招手。

Emily的家是一个单间的小公寓。厨具,厕所,浴室,卧室都集中在一个屋子里。屋子里没有床,地上铺着褥子的地方就是所谓的“床”了。褥子上有个小桌子,上面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和几本日语参考书。

因为屋子里没有椅子,笑翔只能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坐哪里才好。毕竟穿着外衣外裤,直接坐在褥子上既不卫生,也不礼貌。

Emily从壁橱里找出一个垫子,扔给笑翔说,“就坐着垫子上吧”。又顺手把笑翔脱下来的大衣扔到了壁橱里。回来又把桌子上的书和电脑挪到“床上”,把桌上拖到地板上。然后拿出一个小天然气罐,点上火以后,放上一口小锅。动作一气呵成,嘛溜利索。

“这边一边烧着水,一边洗菜切菜,等水烧开了,就可以涮了。” 一边说着,一边把餐具摆好,碗里已经倒好了芝麻酱。

笑翔看了看Emily,发现她的长发不是披在肩上,而是扎在后面成了一个马尾辫,显得干练多了。妆化的很淡,依稀的可以看到她脸上的雀斑,但比在店里时候的浓妆要好多了,没有风俗气,到像一个邻家女孩儿。

家里没开空调,她穿的也很保暖,毛衣毛裤。毛衣的领口虽然不低,但她低下身子从只有半米高的小冰箱里拿东西的时候,透过领口,笑翔还是无意看到了她的大半个乳-房。

笑翔坐在地上,因为不会盘腿,很难受。于是就拖来了一个枕头垫在后腰,后背靠在墙上,把腿伸直。保持着这个惬意的姿势,看着Emily忙里忙外,还有锅里逐渐腾起的热气,笑翔的心底泛起一阵暖意,幸福感油然而生。这几个月来,一直都是快餐或者便利店的便当,好久没有吃过一顿像样的饭了。

笑翔打趣说,“感觉你跟店里一点儿都不一样,在家里像个主妇一样。”

Emily转过身,看笑翔肆无忌惮的盯着自己,有点儿不好意思,下意识的提了提毛衣的领口。“我倒是想当主妇了。现在还不是一个苦逼的留学生。我爸妈如果知道我住这么小的房子,说什么也不会让我来日本的。以前在新西兰的房子可大呢。” 说着又蹲下从冰箱里拿出了两罐啤酒。也许为了回避笑翔的炽热的视线,她这次背对着笑翔开的冰箱,但这样一蹲下,毛衣抻了起来,毛裤也滑了下去一半,反倒是露出了里面的小裤裤。

“别看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Emily嗔道,然后把啤酒放到了桌子上。本来小小的桌子放上一涮锅以后,就没有多少空间了,再放上几盘蔬菜和啤酒,立刻显得满满的。

“先吃吧,锅里的水已经开了。” 笑翔有点儿着急,不完全是因为肚子饿了,他想的更多的是吃完涮锅后的“秀色大餐”。在这种孤男寡女独处一室的情况下,没有邪念是不可能的。

Emily听后放下手里的活,坐了下来。打开两罐啤酒,递给笑翔一罐,说,“干杯,谢谢承哥对我的关照。”

笑翔因为开车,本想拒绝,话说出口之前又咽了回去。接过啤酒干杯后,喝了一大口 —— 喝点酒以后有些事儿就好办了,他想。

两个人边吃边聊。Emily很高兴,很健谈,跟笑翔汇报着她最近的成绩 : 指名比上个月多了10多本,营业额也多了不少,店长和妈妈桑不像以前总让她晚来早走,她的工作时间长了很多,收入比上个月多了一倍。

“如果客人再多一些,我也敢做“売上”了。” Emily自信的说。“买上”就是营业额的意思,“做买上”是业界术语,就是工资完全跟每个月的营业额连动,女孩儿按照营业额百分比抽成,一般是25%到40%之间。

“我就说你行的,你比店里那些老娘们强多了。如果我去店里喝酒,肯定选你陪,不让那些老娘们陪。让她们陪,倒找我钱还差不多。”  笑翔从锅里捞了两块肉,说道。

“美得你。倒找钱,那你干脆做鸭得了。不过话说回来,多亏了你啊。没有新客人来店,我就是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当Help。前辈们的客人,不敢动啊。做help的时候,哪怕多笑几声,都会被前辈猜忌。” Emily又想起了曾经不愉快的经历。

“甭理她们,你有你年轻漂亮身材好的优势。发挥出来就好了。你也不用谢我,如果没有你,我也没法跟客人吹牛,也叫不上那么多新客人啊。我现在见到客人就说,我们店里有新鲜的童颜巨乳留学生。粉嫩粉嫩的。” 笑翔又大口喝了一口酒,一脸的坏笑。

“你真恶心。忽悠我吧,粉嫩粉嫩的日语怎么说?” Emily说道。她不怎么吃菜,酒倒是喝的挺快。

“就说你 エロい 呀。你们都是些女流氓。” 笑翔打趣道。笑翔没有瞎扯,他确实经常夸张的跟客人说,“中国人女は、いやらしいですよ、めっちゃエロいですよ。” (中国女人,流-氓呀,色-情呀。)

“这你都知道。我还没修炼到家呢。” Emily笑道,明眸一转,好像想起了什么,清了清嗓子,说道:“跟你说个店里最近流行的段子。”

“有的客人经常问我们,‘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啊?’。美佳就说,他喜欢 【坂本龍馬(サカモトリョウマ)】。我不知道谁是坂本龙马,但其他的女孩儿就隐晦的偷笑。 客人不知所以,就问为什么,美佳就说,‘リョウマが大好き。(最喜欢龙马) ’。这个时侯店里的女孩儿听后就笑的更厉害了。。。”

笑翔想不明白,疑惑着说道,“有什么说法吗?”

Emily看到笑翔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你多读几遍试试。”

笑翔重复到,“リョウマ、リョウマ。哦,流氓! 最喜欢流氓!” 笑翔恍然大悟,跟着笑了起来,却Emily笑的那么厉害。看到笑的花枝乱颤的Emily,笑翔心底一阵冲动。

他喝光了罐里的啤酒,起身上厕所。厕所对面浴室的门开着,里面挂着女孩儿的内衣内裤。其中有一套花边蕾丝他是有印象的,那天不小心闯入香兰休息室,见到Emily穿的就是这套内衣。

笑翔扶起马桶盖儿,费了半天劲才把那活儿给掏出来。低头一看,那活儿已经青筋暴起了。他故意不关厕所门,对准“靶心”泚,让哗哗的声音大到让屋子里的她足够听到。

回到里屋,Emily正在收拾桌子上的空盘子空啤酒罐。笑翔从侧后面看着她的脸,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害羞的作用,已经红润的如熟透的苹果。

笑翔从后面一把抱住她,亲她的后颈,然后舌头在她的耳朵四周游走。

Emily没有准备,最初颤抖了一下,哼道,“呀,胡子好渣啊。” 之后马上就说不出话来了,因为笑翔已经把她的脸扳了过来,舌头已经游进了她的嘴里。。。

笑翔的手也没有闲着,从毛衣下面伸进去,把她的秋衣从毛裤里拽出来,手不断地向上摸。Emily嘴里支吾着,没来得及任何反抗,上身就失守了。

笑翔一只手在她双峰上揉捏,而另一只手伸过去抓着她的手臂。抓到后用力一推,然后整个身体下压,Emily失去手臂的支撑,整个人就倒在了褥子上。

他的舌头在她的嘴里搅动。而她闭着眼睛,发出呜呜的声音,他仿佛得到了鼓励一样,上下其手,进攻更加疯狂了。当把手穿过小裤裤伸下去的时候,那里早就湿滑的如沼泽地一样。

沼泽地伴随着他手上的动作,发出扑哧扑哧的身影。女人也开始有规律的呻吟起来。

男人进一步进攻,当扒女人内-裤的时候,却意外的遇到了些阻力。她用一只手死死的拽着,用乞求的眼神望着他说,“翔哥,我们是不是太快了?你确定真的喜欢我吗?”

笑翔也不回话,这个时候他脑子里已经被欲望填满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一发狠,“哗碴”一声,直接把小裤裤撕开,把碎布条扔到一边。女人这时候见男人心意已决,基本上放弃了抵抗。

然而,就当男人脱掉裤子,对准了沼泽地的中心准备冲进去的时候,她却变得不配合起来 —— 腿突然并拢,腰也不停地晃动起来。笑翔找不准位置,变得着急起来。这个时侯身下的女人轻喘着问道,“你带套了吗?”

他这才明白女人不配合的原因。他记得钱包里或许带着小雨衣,但此情此景,现在他实在是不愿意费劲去拿出来。于是假装露出难受的表情,急切的道:“宝贝,这次没准备。我好难受啊,你就让我进去吧。”

女人听罢,“嗯”了一声,一只手轻轻的摸着笑翔的头发,另一只手伸到下面扶住根部对准角度,笑翔腰一挺,一插到底。

“答应我,不要射到里面,好,好吗?” 女人把双腿盘道了笑翔的腰上,开始配合着男人的冲击。

“嗯。放心吧。” 男人应付道。

两个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