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63)

63) 流放国分寺

宰客事件的处理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妈妈桑ayumi在幕后老板兼情人李研那里彻底失去了信任,被李研发配到了国分寺那边的「忘却の空」店做“チーママ”。【忘却的天空】是李研公司旗下的另外一个Pub,无论店的大小,女孩儿的数量,以及客流量,营业额,跟香兰都不在一个重量级上。而且,那个店里本来就有一个妈妈桑了,是超级元老,在店里可谓说一不二绝对的权威,底下的女孩儿都是她的死党。Ayumi去忘却的天空,虽然做“チーママ”(注:ちー就是小さい的意思,也就是做辅助管理的妈妈桑。),算是保留了管理职,但收入必然会降不少,地位也自然一落千丈,大不如在香兰时候力压木村店长,呼风唤雨来的爽。

命运弄人,笑翔跟大桥发生冲突之后,妈妈桑本来打算保大桥,把笑翔“流放”到国分寺的,谁知道没过多久,她自己却栽了跟头,被发配到了那里做了“小妈”。

香兰内部几个爱8卦的女孩儿们对这件事儿议论纷纷,有人觉得李研太狠了,毕竟Ayumi做了李研情人这么多年,帮忙打理香兰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被李研像甩大鼻涕一样一下就甩掉了。也有人觉得李研算够情谊了,给她留点儿面子,没有一棒子打死她,还给她了一个再就业,甚至东山再起的机会。

几天后,留言也扩散开来,说李研甩Ayumi是必然,因为她早就失宠了。说现在李研正在泡一个留学生。只有笑翔知道,这个留学生其实就是店里的Emily。

香兰这边也有相应的人事变动,Kei荣升成为新的妈妈桑。这当然是店长的意思。木村店长早就计划好的,把Kei从东南亚叫回来,就是借Kei之力做掉Ayumi,然后让Kei做妈妈桑协助他管理香兰。Kei虽然年龄不大,但做妈妈桑也算实至名归,第一,因为她是店里的No1,有能力镇住下面的女孩儿,第二,她中日语精通,又是店长的死党,有助于帮助润滑店长跟地下女孩儿们的关系,起到一个桥梁的作用,建立和-谐-社-会。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不起眼的人事变动。黑服中村跟随妈妈桑去了忘却的天空。中村当年是Ayumi招来店里的,算是Ayumi的人。店长事发后说过,如果有人不想在店里干了,可以辞职,也可以跟妈妈桑去国分寺,留下来的就跟他好好干。店里包括妈妈桑的以前的所谓死党的所有女孩儿,没有一个人离开。原因很简单,谁愿意跟钱过不去啊。而中村当场就表示原因跟随Ayumi去国分寺,表面上貌似为了报答Ayumi的知遇之恩,而实际上作为黑服,拿的是时给,去客人少的地方,不会影响工资,但工作就会变轻松,而且国分寺还离他的家更近了一些,何乐而不为呢?

中村的离开,其实对店里大多数人都没有影响,却间接的导致了笑翔职务的变更 —— 店长下了指示,让笑翔暂时代替中村,做店里的黑服。

笑翔很意外。很不愿意接受这个职务调动。黑服,就是个打杂的,要负责清扫,做饮料,洗杯子,整天忍受店里吵杂的音乐,和女孩儿令人作呕的发嗲和永无止境的打情骂俏。最重要的是,没有拉客的提成,收入会大减。现在发纸做案内人,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尼玛一句话就让我放弃事业,这也忒TM不仗义了。

在店长发出指示的时候,笑翔甚至以为店长在开玩笑。当明确店长不是在开玩笑以后,笑翔又联想到这是个阴谋,店长逼自己辞职的阴谋。自己在店长与前妈妈桑Ayumi的斗争里一直都站在店长这边的啊。为什么啊? 难道就因为自己是妈妈桑介绍来的人,就被当做叛徒,要被鸟尽弓藏,兔死狗烹掉吗? 还是因为Kei在里面作梗,要除去我这个曾经的“炮友”? 或者这是李研的意思,他发现了自己跟Emily有一腿的事儿,要打击报复一下?

“しばらく我慢して。お前が下にいると、いつもトラブルを起こしているじゃん。大橋のやつ、そのうち出るし。”(你就稍微忍耐一下吧。你在下面,一直都惹麻烦。大桥那个小子,过几天就出来了。)店长说。

哦,原来如此。怕我在下面跟大桥再惹事儿。这家伙上次清店的时候被警察清走了,被拘留了几天,也该出来了。憋了一肚子,躲避他几天锋芒也好。

“そして、新しい呼び込みを探しているから、新人が入ってきたら、お前の下につける。”(还有,现在正在招新的发纸的,如果新人进来了,就放在你手下。)店长又说。

这句话颇有深意,笑翔一开始没听懂,想了想好像懂了。再仔细一琢磨,又有点糊涂了。刚开始不懂,是因为招新人不应该是找发纸的,而应该是找黑服,黑服进来了,才能解放自己,让自己下去继续发纸。后来想了想,他好像懂了,是因为【如果新人进来,就会放在你手下】,这就暗示着,千叶会被替换上来当黑服。店里有两个黑服足够,再多没有必要,浪费,他跟新人下去发纸,只能让千叶上来当服务生。但仔细一琢磨,疑问又来了,尼玛既然打算让千叶做黑服,干嘛让我暂时替中村,直接让千叶干不就行了 —— 脱裤子放屁费二道手续。

笑翔有点犹豫,但还是接受了暂时做黑服的调动。店长不知道是为了安抚他,还是为了奖励他,答应给他涨了100日元的时给,让他坚信店长还是比较器重他,不是想“搞他”才换的职位。

当天一下班,笑翔就迫不及待的给Kei电话,目的只有一个,想知道店长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Kei听了以后,哈哈大笑道,“留你在下面,是能抓不少新客人,但老客人你却还都认不全,还差一点啊。”

笑翔听后,恍然大悟。木村这个老狐狸,每走一步都棋高一着。让笑翔上楼上做黑服,其实本质上是让笑翔熟悉店里的常连客,为再次下去拉客做准备。千叶虽然很少能拉到新客人,但他因为在店里工作的时间长,熟悉常连客的脸。很多常连客,并不是在一家店喝酒,你不叫他,他不会上来喝酒的。你叫他,说明重视他,让他感觉到被尊敬,聊几句,说点黄色笑话,挑起了气氛,客人说不定就会被你说服去店里玩个一两个小时。跟常连客套近乎,其实是千叶在楼下的主要目的之一。而笑翔还不完全具备认人的能力,如果给笑翔一个人扔到下面,香兰无形中会损失一部分客人。

让笑翔做几天黑服,等把客人的脸都认熟了,就完全可以代替千叶了。这时候再把千叶叫到楼上替换笑翔做黑服,招到新人就做笑翔的手下。这就是木村的整个计划。。。

笑翔做了两天黑服。发现做黑服也是有些好处的:

1. 工作轻松。大多数时间只需要站在柜台后,做做酒,刷刷杯子。不像在楼下,时刻伸长脖子,草木皆兵的到处游动着寻找猎物。

2. 时间自由,只要干完手头的活,就可以把手机拿到柜台下面客人看不到的地方玩。澄子嘴比较贱,说笑翔像个傻子,没事儿对着自己的裤裆笑。

3. 室内里比较暖和,不需要穿羽绒服。如果在下面发纸,穿的厚不说,过一个小时还要去买个热饮料暖手。

4. 跟上田彩的联系多了。没事儿就发个短信聊天。如果时间合得上,笑翔就会在送她一起回家。笑翔也试着约她吃饭,但都被她谢绝了。笑翔也无所谓,因为只要能跟她发短信聊天,偶尔能送她回家,就已经感到很幸福了。只不过,每天一过10点,彩的短信就会明显变少,想到这个点儿是她接客的高峰时间,笑翔就会有点郁闷。

5. 笑翔手机里微信的“小魔女”出场的机会更多了。每天都有那么几个国人上钩,笑翔无需下楼,只是在微信里告诉他们找楼下的沙酱,然后打电话告诉沙酱生意要上门就OK了。

有一天,笑翔的微信(准确的说,是“小魔女”的微信)里出现了一个怪人。他上来就问,“你是平成大楼那家按摩店里的吧?” 这引起了笑翔的警觉。

微信里显示,此人距离笑翔50米以内。而且无论怎么刷新,都是在50米以内。一连几天都是如此。他是谁?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