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日本

日本的反省︱榊原英资:日本正一步步走向没落

【编者按】近期,“恭请首相先上前线”——30多年前日本一句著名的反战广告词,再度在网络上大量传播,被网民送给了首相安倍晋三等当政者,藉此抗议安倍政权一意孤行,通过解除集体自卫权决议。有评论称此举是为了制衡中国,安倍上台后一再挑衅中国,当把目光转到日本国内,众多日本专家呼吁“日本需要反省”,经济已经显现的颓势不容忽视,安倍的持续动作是否有转移国内危机感的意味?

 2eb476d0462292d02f778b38bd87061c

榊原英资,日本著名经济学家,与格林斯潘齐名,被称为“日元先生”。历任IMF经济学家、哈佛大学客座副教授、大藏省国际金融局长、财务官,主要著作有《日本的反省:走向没落的经济大国》《日本的反省:被狙击的日元》等

 

 

仅靠日本人和日本国内经济,越来越不可能完成各种政策目标。日本正因感受到中国、韩国迅猛发展势头的压力,越来越表现出狭隘的民族主义倾向。在后产业资本主义时代,以这种方式是没法生存下去的。

在21世纪初的今天,所有日本人都要有“十年以后,日本有可能走向没落”的这种危机感。我们大家都应该看到“我们的确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这个事实。

政府方面,先是小泉时代逆流而动,强行推行了反华路线,继而安倍内阁也全面高举了目光向内的民族主义大旗。而企业的动向,依然停留在以往经营策略的延续层面,只关注接受高附加值产品的国内和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市场,针对中国和印度等新兴市场的发展规划远远滞后。

这种现状不用担心吗?日本能适应国际社会中的角色转变吗?

在后产业资本主义时代,日本还能适应经济规则的变化,获得与产业资本主义时代同样的成功吗?

我怀有强烈的危机感:日本是否正一步步地走向没落呢?

具体分析来说,日本政府累积的债务,已达到接近900兆日元的危险状态,而且还在以每年20兆以上的速度持续增加。可以预计:除财政赤字之外,经常收支也迟早会因少子高龄化等出现赤字。这样下去势必迫使政府大幅降低养老金支出与医疗支出吧?其结果是我们早晚会进入结构性日元贬值时代,人们的生活水平也会不断滑落。

总而言之,现在的日本人一边依赖高度经济增长期创造的财富生存,一边靠借贷维持泡沫经济时代的生活水平。

与其相反,安倍首相是布什式的自由主义推进者,他是已经过时了的新保守主义者,强烈推行反共主义、反社会主义、反华等具有强烈意识形态色彩的政策。

我担忧的是因他眼界不够开阔,最终会受到狭隘民族主义思想的制约。

一个典型事例就是从军慰安妇问题。2007年7月,美国众议院议会通过决议,要求日本就慰安妇问题道歉。这说明,由于意识形态外交受到狭隘民族主义思想的影响,日本把美国议会变成了自己的敌人。

其实彼时美国众议院提出的慰安妇问题议案,在美国并不是重大政治争论的焦点。但日本的新保守主义分子在《华盛顿邮报》上对美国这一议案大加反驳,引发了日美的舆论战。日军在多大程度上牵涉从军慰安妇问题,有关这一点尚有争论的余地。但不能否认从军慰安妇的确存在。

安倍首相访问美国,美国媒体介绍他时使用的字眼是“民族主义者”、“修正主义者”,并把安倍描述成了意图将战后保守主义向更极端的民族主义演变的人物。

安倍晋三首相访问印度,清晰地展示了重视日印关系的姿态,这一点值得肯定,但日本的新保守主义阵营所宣称的“日本缔结友好关系的对象不应该是中国,而是印度”的论调,大概令印度政府颇为尴尬吧?

在印度看来,他们希望与中国和日本同样保持友好关系。但是,我有时怀疑,日本民族主义者们对印度政府的这一姿态到底理解多少呢?

总之,随着少子化和老龄化加剧,在所有发达国家,关于医疗和养老金等与生活相关的部分都成为了备受关注的政治焦点。

在日本,人们终于开始把养老金问题作为政治的中心课题来处理了,但无论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都还没有在摆脱理想臆测、立足现实的基础上,拿出可持续发展的新制度方案来。深陷大众迎合主义的政治家们都闭口不提财政负担,就知道承诺给付水平。所以不光是养老金,老人护理和医疗等也给政府财政带来巨大压力。

现在日本在养老金、医疗、福利等社会保障领域,就像社会主义国家一样死板,完全没有英国那样利用民间力量的智慧。照此下去,日本将不得不在大幅度增税和国家财政破产之间做出选择。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 ,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