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日本

卫浴小趣闻:崇拜厕所的日本人

用文明程度和文化优劣论来分析各国的厕所文化,是偷懒的做法。一个国家的气候、传统、文明起源及宗教信仰对厕所的影响更为深远。小华今天给大家科普一下日本的“厕所文化”。

  在日本,许多公厕贴有一张温馨提示,提醒大家不要在厕所内吃饭。

  据说,这是因为日本人生性害羞敏感,许多公司职员不愿让同事瞅到自己独自吃便当的孤单身影,显得一副人缘不好没朋友的处女座模样。

  问题是,想要不被人发现不一定要去厕所呀,坐在自(bie)己(ren)的宝马里用餐也是可以的嘛。想象一下,换做谁也不会端碗鱼香肉丝盖饭进厕所吃吧,何况是以龟毛洁癖闻名全球的日本人。

  所以说,对于这个又小又强大的邻国,我们还是有很多需要了解的地方,比如他们奇特的“厕所崇拜”文化。今天,壹读君就来和你聊聊这个现象背后的原因。

本人的厕所不止是厕所,而是房子最重要的一部分

  去过日本的中国人都对那儿的公厕叹为观止,即便在人流量巨大的地铁站等公共场所,仍然将厕所保持得洁净如新,先来看看厕所标配:温水洗净式马桶(可以喷水洗PP那种),卫生纸(一般有两卷备用)、无障碍扶手以及马桶垫圈消毒液。

  更讲究一些的公厕还装有小音响,按一下就会发出流水背景音,以掩盖羞羞的嘘嘘声。

  公厕尚且如此,自家的厕所自然是极尽龟毛之所能。

  日本人住家普遍狭小,面积计算单位无法用“平方米”,而是以“榻塌米”为量。然而,即便是住处面积不大,讲究些的人家也会辟出两个厕所,一个私用,另一个客用。

  厕所的重要性首先体现在位置上。靠近卧室,要去时不必通过客厅或饭厅,接近厨房、浴室或洗脸台等有给/排水设备的地方——满足以上三个条件,才是黄金户型。

  除了好地段,日本人对厕所的布置也倾注大量心思,基本能体现主人的身份、爱好和取向——书柜,香水柜,在海外旅行时淘回来的陶器、陶盘,密友寄来的明信片等。即便是客用厕所的墙壁上也会挂上几幅画。要知道,日本人民整体艺术修养很高,男女老少去美术馆、博物馆的频率和热情不亚于中国人民对麻将的痴迷。

  每天将厕所打扫得一尘不染是每位日本主妇的必做功课。在中国,小朋友吃完晚饭就会被爹妈提醒“碗放着,你快去做功课”,而日本的同龄小女孩已经开始跟着妈妈刷厕所,家长边刷还边鼓励说:“把厕所打扫得越干净,将来长大了会越漂亮”。

  这可不是什么蒙小孩儿的话,而是跟日本的信仰息息相关的,下文将会提到。总之,对日本人来说,厕所是家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地位不比客厅和卧室低。

在厕所里,日本人不仅仅便便而已……

  一项研究数据显示,日本人使用厕所的频率和时长均排在世界各国前列。

  这倒没有什么生理原因,而是他们确实喜欢待在厕所里,做自己喜欢的事儿,比如看书。日本家庭的厕所里经常会看到书柜,最受欢迎的读物有漫画和介绍美食的书籍。果然是个神奇的民族。

  他们喜欢呆在厕所里的另一个原因是工作压力过大。这些每天累得跟中关村码农似的日本人,坐在马桶盖上找回了人生的禅意,以此得到放松,原地满血复活。

  在日本,厕所还有一个你想不到的功能——招待客人。

  日本人对厕所有从禅宗衍生而来的雅致称谓,如果厕所位于东边,称为“东司”,西边为“西净”,南边叫“登司”,北边则叫“雪隐”。

  主人若以茶道待客,有三项礼仪是必不可缺的:酒、饭、雪隐。客人若用完厕所,哦不,雪隐后,感叹其清洁古雅,心生“瞻仰雪隐”之心,主人会感到非常受用。

  茶师南坊宗启在《南坊录》里也有写道:“茶室院子中的雪隐……充满古寂幽情,尽量使用古柱、古琴。厕中道具,岁求古寂,要紧的是用那些新鲜清净的。”

  显然,在日本,厕所的最初功能早已被各种附加功能与仪式掩藏冲淡,它同时还是书房、香水陈列房、禅修室、款待贵客之道……在里面用餐,也就算不得什么骇世之举。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 , , ,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