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日本

是否继续提高消费税成日本经济的艰难抉择

实行量化宽松、增加消费税、刺激投资、健全财政、提高社会薪酬,这是安倍政权推动日本经济走向良性循环的一系列口号。但“安倍经济学”推行至今却陷于苦苦挣扎的境地,尤其在是否于2015年10月将消费税从当前的8%继续提高到10%的问题上,更是面临着越来越艰难的抉择。

时事通信社9月13日消息,美国财政部的一位高官对该社表示,日本和欧洲的经济增长减速态势令人感到担忧。

消息透露了该高官表达的以下一些基本观点:一是世界经济增长前景不明朗,通缩正成为部分地区的主要经济风险;二是欧洲经济恢复失势,失业率居高不下,通胀率低得近乎危险;三是日本内需与实际社会薪酬水平的低迷值得忧虑;四是新兴国家增长劲头减弱。

而近日在意大利米兰召开的亚欧会议(ASEM)财长回合也指出:世界经济增长仍然脆弱,存在下行风险;乌克兰局势等问题使经济地缘学风险升高;今年下半年欧洲经济趋于疲软。

欧洲方面似乎再也没有人愿意继续为“安倍经济学”高唱赞歌了,他们对日本经济前景的态度开始变得谨慎和严肃,认为日本的物价水平和社会薪酬的增长水平都还没有实现预定目标。

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在财长回合后仅仅表示,包括日本在内的亚洲经济获得了一定的评价。而针对日本是否应该继续增税的问题。他表示,如果不按时继续增税就会让日本在世界上失去信用,从而致使日本国债遭到抛售,这种影响还看不到,重要的是如何防止出现这种情形。

他进一步表示,“必须营造景气确实在上升的趋势,从日本景气下滑以来(我们)已经有几次应对经验了,很清楚(怎么应对)”。

有媒体分析认为,麻生上述表态说明,一方面他主张继续增税,另一方面,如果景气持续低迷,可能动用追加预算的方式予以刺激。

自民党新任干事长谷垣祯一9月3日表示,在继续增税问题上,他的立场和安倍是共通的,就是要根据经济形势慎重判断。他主张继续增税的立场基本是明确的。

13日,他进一步表示,如果明年10月不按时增税也有风险,而且很难克服。他还承认,第二季度GDP的大幅度萎缩说明提高消费税已产生相当大负面效应是个事实,不过他预计第三季度会有所恢复。

日本银行总裁黑田东彦11日与安倍在时隔5个月之后会面,随后他表示,日本经济仍然持续着良性循环的局面,如果出现2%的通胀目标难以达成情况的话,日本银行将毫不犹豫地采取追加量化宽松等金融政策予以干预。

事实上,在较早前的安倍改组内阁酝酿中,麻生太郎和经济再生大臣甘利明的财政经济体制是最先明确要保留的。安倍政权主要金融财政官员上述表态说明,尽管安倍会有各种各样的表态,但他继续增税的立场至今仍是相当明确的。难怪有日本民间言论批评称,本届安倍内阁仍是“增税内阁”,更是“保身内阁”。

而一些硬梆梆的宏观经济数据却让诸多日本经济观察人士不论如何都乐观不起来。

日本内阁府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到6月,日本GDP缩水7.1%。与此同时,个人消费年率也萎缩了19%,社会薪酬与去年同比实质下降1.9%。

对于继续增税政策的赞否,9月上旬《读卖新闻》、《日本经济新闻》和共同社等大媒体的民调结果也比较明朗:支持率分别是25%、29%、27.5%,反对率则分别是72%、64%、68.2%。

近日,安倍的两名重要经济智囊、内阁官房参与本田悅朗和浜田宏一相继修正了他们此前的一贯立场,转向建议安倍推迟增税政策。

日本共产党委员长志位和夫在他的社交主页上批评称,“(事实)表明‘安倍经济学’(在取得短期效应后),非但没有促使日本经济走上‘良性循环’轨道,反而跌入了所得、消费和GDP全面萎缩的‘恶性循环’”。志位进而认为,如果安倍坚持按既定方针在年底继续增税的话,日本经济就将“沉没”。

日本言论界还热议近期日元再次大幅贬值的问题。而此次贬值似乎存在着较大被动性。

9月20日到21日,二十国集团财政部长及央行行长会议将在澳大利亚举行,会议将商讨各种长短期战略和经济手段。但上述美国财政高管称,会议不讨论汇率问题是惯例,但有可能议论乌克兰局势以及对俄制裁等问题。

美国量化宽松政策收缩计划究竟将进行到什么程度,日本方面似乎没有太大把握。但日元在美国金融政策与世界地缘政治经济风险的综合作用下过快贬值显然不是日方所期待的。日本有评论认为,日元贬值当然有利于日本的出口,但由于日本产业空洞化仍然很严重,本币贬值对出口刺激效果大打折扣,同时可能恶化日本在能源进口方面贸易的收支状况。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