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日本

日本为什么要再次金融大放水?

LensNews

日本央行2014年10月31日决定,增加年度日本国债的购买规模30万亿日元至80万亿日元,平均存续期限延长3年至7-10年;将上市交易基金ETF以及日本房地产投资信托JREIT的年度购买规模扩大2倍,前者的年度购买规模达到3万亿日元,是之前的3倍,后者的年度购买规模为900亿日元,也是之前的3倍。加之同日日本养老金基金(GPIF)决定减持23.4万亿日元国债,增持9.8万亿日元的日本股票和11.5万亿日元的外国股票。这一突如其来的“万圣节金融大放水”让市场大感意外。其后两个交易日的日经225指数分别暴涨4.58%和2.7%并创出7年来的新高。美国的道琼斯指数也受其利好影响,突破17000点的大关。另外,日元对美元汇率从1美元兑换109.5日元几天内跌至1美元兑换114.5日元。

日本各界对此次的量宽政策褒贬不一。在通过此次的决议时,日银政策委员会的9名委员中有4名投了反对票;其后的政策说明会足足开了4个半小时,创下了政策说明会的最长纪录,各大证券公司的分析师们各个义愤填膺,投反对票的委员们更是恼羞成怒。

证券行业的分析师们基本上持赞成意见,原因很简单,股票市场的暴涨和大幅度的日元贬值会给证券公司带来很多商业机会。然而,日本的媒体和财界对此政策更多的是持否定的态度。日本最大的企业协会--日本经济团体连合会――发表申明,对过度的日元贬值表示担忧。

我们已经在以前的连载中明确指出,近一年来的日本量宽政策明显的是弊大于利。“安倍经济学”量宽政策的一个最重要目的是解决通缩问题。下图是日本近期的三个物价指数的同比增长率。核心消费价格指数(Core CPI,左轴)在1~1.4%之间小幅徘徊;排除食品能源核心消费价格指数(Core-Core CPI,左轴)增长比率更是微不足道,更重要的是这些物价的上涨几乎都来自能源消费物价指数的上涨(右轴)。我们同样在以前的连载中指出,日元的贬值没有刺激日本的出口,反而增加了贸易赤字。所以,我们几乎可以断定,这次日本中央银行的再度金融放水对实体经济不可能有任何积极的影响。

在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新的量宽政策无利于经济的情况下,为什么日本中央银行还要扩大量宽政策呢?换一种说法,谁是这次扩大量宽政策最大收益者呢?股价的高涨无疑对持股人是天大的利好,外国机构投资者应该是收益的一方;阴谋论者则认为是弥补美国终止量宽的空缺。然而,笔者认为政治因素是此次政策出台的最重要的原因。安倍内阁的支持率已经跌至上台后的最低点,年底之前安倍面临棘手的再度提高消费税的问题,在财政刺激政策已经失效,机构改革层层受阻的情况下,金融刺激政策已经是唯一的手段。日本的媒体戏称安倍政权是“股价政权”,事实上安倍内阁的支持率和日经225指数有着良好的正相关关系。

日本中央银行总裁黑田东彦在前几天的一次演讲中为自己的量宽政策辩护道,良药要吃到一定时间才会有效果。殊不知良药吃多了会变毒药的。如果预测未来日本是否会再次放宽货币政策,笔者的回答应该是“Yes”,赌徒在输完最后的一块钱之前是不会认输的。

对于普通的中国人来说,“日本”是个让人难以理解的国度。我们常用一衣带水来形容中国和日本地理上相近的距离,相比美国,在心理上永远有着那种无法逾越的隔阂。在日本生活20年以上的笔者,说句实话,日本人依然难以理解。在说明日本这个国度的经济文化和社会制度时,我们必须同时回答一些竞相矛盾问题:整齐清洁的街道、遵守秩序已经是日本的代名词,东日本大地震后的淡定让很多中国人感到震惊和惭愧,然而一谈到那段侵略的历史,日本人那种死不认帐的傲慢让人感到无比的愤怒;和蔼可亲的微笑服务、彬彬有礼举止,然而当你想敞开胸怀和他交朋友时,等待着的却是那份微笑背后的冷漠;风靡一时的日本电器让所有80和90年代的国人可望而不可及,然而进入2000年,在中国企业土豪式的进攻下,日本的电器产业变得那样不堪一击,一下子暗然失色,等等。其实,日本人也很难准确地回答这些问题,就像很少有中国人能准确评价中国自己一样。为什么我们觉得日本人难以理解,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应该是我们用自己的价值观来判断日本,就像当代哲学家Joseph Heath说的那样,价值判断先行于事实认识。想理解日本,或想从日本的经验中吸取自己有用的教训必须了解日本人的价值观和文化。希望通过这个专栏,用我的亲身经历和所学的知识的帮助大家看懂日本。

(0)

本文由 相聚福冈 作者:janso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